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有缘再见。

【伞橙】梦。

非常有毒且有病的脑洞,慎入。


非常OOC,慎入。


最后写了个四千字的伞橙(。)






















苏沐秋睫毛颤了颤,睁开眸子,眼里迷茫的神色一闪而过。视线触及的地方都是不见尽头的白,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空茫的白色。他站起身,走了一段路,然后他觉得有些冷,便坐了下来。

这时,有咿咿呀呀的童音不知从哪里响起,苏沐秋猛地站起身,朝着声音来源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不过一岁大的婴儿,长开皱纹的小脸粉粉嫩嫩的,见到苏沐秋,小婴儿伸出肥肥短短的手臂,朝着他咯咯咯地笑起来,娇憨的模样,像是在向苏沐秋求抱抱。

苏沐秋几步过去,半蹲下身体,把这个小人儿揽进怀里。耳边突然有个女声响起:

“沐秋,这个是妹妹哦。”

“沐秋以后要好好保护妹妹,知道吗?”

这是我的妹妹,我要好好保护她。苏沐秋这样想到。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么,沐秋现在先睡上一觉吧。”

这个声音温柔而耐心,苏沐秋心里突然生起一抹名叫眷恋的感情,眼皮越来越重,他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苏沐秋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他伸手碰了下自己的额头,温度有些烫,身体却觉得冰凉。冷热交替的感觉十分不好,苏沐秋把膝盖抱的更紧,在角落蜷成一团,紧紧闭上眼睛。呼吸也因为发烧的原因急促不少。腹中传来的饥饿感让他觉得更加不好受。这是他因为打架而受到的惩罚——没收晚餐并且在孤儿院曾经用来贮存蔬菜的地窖待上一整晚。

地窖很黑,还伴随着透骨的凉,漫长的黑暗里是陈年的腐朽味道混着灰尘被他吸入气管,引的他一阵阵咳嗽。苏沐秋甚至恍惚地觉得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他才刚过十岁。明天有人打开地窖的门,看到躺在这里悄无声息的自己,然后会怎么样呢。那些被他揍过的小子们一定会挺高兴,而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脸上依旧是那样冷漠的神情,除了妹妹,谁也不会为自己伤心……

对啊,妹妹。想到这里,苏沐秋觉得自己的神智回复了一点,他睁开眼,期望从头顶上地窖的门的缝隙看到一丝亮光。可惜死之前,不能再见沐橙一面了……不能再保护妹妹了。稚嫩的少年抱着这个想法,思绪渐渐飘离。

“哥哥……”轻轻细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一点点急促。

是幻听么……苏沐秋这么想着,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想再见妹妹,所以耳边都出现妹妹的声音了。那看来还是不错的……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又一声焦急的“哥哥哥哥”,还伴随着敲击地窖木板门的声音。如果是幻觉,这未免也太真实了,苏沐秋睁开眼睛,干哑的嗓子挤出两个字:“……沐橙?”

得到回应的苏沐橙很高兴,她连忙应声:“是我,哥哥你等一下。”

苏沐秋瞪着眼睛看着头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木闩被拉开,“吱呀”一声,地窖的门被苏沐橙掀起。

门打开的一瞬间,苏沐秋才知道今天晚上的天气很好,漫天的星辰和温柔的月光骤然出现在苏沐秋眼前,苏沐橙趴在地窖门口,黑溜溜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地窖,满是焦急的小脸在看到苏沐秋的一瞬间绽放出欣喜的笑,苏沐橙说:“哥哥,你等等哦。”

七岁小姑娘瘦的像豆芽菜,比同龄人矮了足足半个头,她用细嫩的手掌抓着梯子,小心翼翼地下到地窖。苏沐秋很想站起来伸手接住她,可是他自己都自顾不暇,只能靠在那等着苏沐橙下来。
苏沐橙跑到苏沐秋身边,靠着他坐下,少年虚弱的模样显而易见。苏沐橙伸手贴在苏沐秋的额头,微烫的温度让她轻轻“呀”了一声,收回手,皱起眉头:“哥哥不舒服?”

“没有……只是有点困了。沐橙自己先回去,好不好?”苏沐秋不想让她担心,扯出一个笑脸。

“我要和哥哥在一起。我在这里,哥哥就不冷了,对不对?”苏沐橙往苏沐秋那边凑了凑,瘦小的身体偎依在他身边,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小姑娘闭上眼睛,很是安心的模样。

这是沐橙,我的妹妹,我要照顾好她。苏沐秋看着那张小脸,这样想。

他伸手把苏沐橙往自己怀里拢了拢,轻声问道:“沐橙,哥哥带你出去,好不好?我们不呆在这了,好不好?”

“好……”苏沐橙大约是快睡着了,柔软的童音带着浓浓的睡意,小手还紧紧抓着苏沐秋的衣角,“沐橙跟哥哥一起。”

怀里属于苏沐橙的温度让苏沐秋觉得暖和许多,困意渐渐上涌,苏沐秋打个哈欠,抱着苏沐橙,渐渐睡着。





“嘀嘀”汽车的喇叭声与来来往往的车流发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十分扰乱人的睡眠。

苏沐秋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入目便是刺目的阳光,他忍不住眯起眼睛,待适应了强光,他才慢慢睁开眼。苏沐秋环顾四周,虽然变化很大,但是他能凭着街道与建筑依稀认出这里是他和苏沐橙生活的H市。苏沐秋奇怪的挠了挠脑袋,正巧有路人向他走过来,苏沐秋迎上去,一边拍拍人肩,一边问:“你好,请问……”

路人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而苏沐秋愣在原地,刚才自己的手……穿过那个人了?

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转头看向路边商店的反光镜面。

没有倒影。

怎么……回事……苏沐秋对眼前明显超出自己认知范的情况有些懵,视线余光扫到电子钟的日历时,更是如同被敲了一记闷棍,自己的记忆明明是……这个日期……现在是……十年后?!

苏沐秋揉了揉脑袋,脑海里渐渐有自己苏醒之前的模糊印象,刺眼的灯光,刺耳的刹车声,然后……归于黑暗。

“我这是……死了么……”苏沐秋心里五味杂陈,作为一个孤魂野鬼,居然一朝穿越到十年后,这玩笑开的可有点大了。

现在还是先去找沐橙,不知道沐橙现在在哪里……要是不在这个城市可怎么办。苏沐秋有些苦恼的边走边想,视线随意扫到路边的大广告牌,又是一愣。

虽然有十年的间隔,再加上上镜和本人确有出入,但是苏沐秋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这个巨大广告牌上捧着xx牌子饮料的模特是自己的妹妹?

他再看向广告牌上的落款——荣耀首席枪炮师,兴欣战队队长,苏沐橙。

荣耀?队长?模特?苏沐橙?这几个词放在一起苏沐秋一时有点理解不能。可是,即使知道这些,找到苏沐橙也不是太容易……吧?

苏沐秋还没感叹完,便看到从自己面前走过去,带着墨镜和围巾的苏沐橙。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沐橙!”

走过去的苏沐橙别说回头,连点反应都没有。

是啊……自己已经死了……苏沐秋这才想起来这个事实,他跟上苏沐橙,虽然这副模样沐橙看不见自己,不过跟踪什么的反而容易了。

苏沐秋隔着一步之遥,亦步亦趋地跟着苏沐橙,趁着自己没人看得见,光明正大的观察自己许久不见的妹妹。妹妹高了,也瘦了,下巴怎么这么尖,看着就是没有好好吃饭。穿着七厘米的高跟鞋怎么还走的这么快,回去脚会疼啊。苏沐秋一边跟踪啊不是,观察苏沐橙,一边心里老妈子似得吐槽。

苏沐橙大概是怕被认出来,低着头脚步匆匆,不看路的后果就是被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一下,不巧的是她的身后正好有颗小石子,细细的鞋跟一时没有踩稳,苏沐橙身体一歪,就往地上倒去。

“小心!”苏沐秋一时心急,哪还顾得上自己是不是实体,只想着要扶稳自家妹子,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眼前还有一个实体的人。

苏沐橙心里暗叫不好,却在即将摔倒之时被一个人扶稳。她低着头,对扶住自己的人道谢:“谢谢。”

“没……没事。”扶着她的人有些结巴。苏沐橙心里暗暗琢磨,不会正巧是荣耀粉还好死不死认出自己了吧?不会啊,她都伪装的这么妥当了,不至于吧?

苏沐橙抬头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很陌生的脸,看装扮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只是他的表情有点扭曲,而且他的眼神……苏沐橙愣了愣,赶紧把心里那些奇异念头挨个踩回去,笑着有一次道谢:“谢谢你啊,不是你扶住我,我就要摔惨了,嘿嘿。”

“真的没关系。”阴差阳错借了活人还魂的苏沐秋心里也十分诧异,他刚才光顾着去扶苏沐橙,结果整个魂正正好撞在挡他前面一路人身上,结果居然就上了他的身?!

只是这些问题都不是苏沐秋主要担心的,最重要的是,苏沐橙可以看见自己了啊!虽然是张陌生的脸,但是他能再碰到苏沐橙,已经心满意足。

“那个……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吃好吃的吧?也算答谢你。”苏沐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鬼使神差地便把这句话说出口,虽然说她向来随和,但是邀请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一起吃东西,可就有些不符合她的性格了,只是苏沐橙也不知怎么的,心里想要和这个人多呆一会,哪怕一会也行。

“好!”对方的答复比苏沐橙想的要利索许多,完全不怕自己是坏人什么的。然而苏沐秋想的十分简单,能和妹妹近距离接触啊!有这机会怎么能错过,那自然是要痛快答应。只不过……

“……你经常邀请第一次见面的人一起去吃东西吗?”苏·妹控·老妈子·沐秋虽然高兴,却也忍不住忧心,自己这妹妹要是真这么缺心眼儿被哪个混小子给拐走了可怎么办啊?

“当然不是,”苏沐橙自然是反驳,“你……感觉有点像我哥……认识的人。”

“哦,是这样。”苏沐秋表面答得淡定,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即使自己换了个壳子,自家妹妹还是认得出自己,这就是兄妹的默契啊哈哈哈。

两个人就这么悠闲地边聊边走,苏沐秋借机变着法儿打听自己妹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开不开心以及最重要的,有没有哪个异想天开的孙砸敢打他苏沐秋妹妹的主意。

不过从苏沐橙透露的口风来看,苏沐秋的担忧暂时还是不必要的。

两人七拐八拐,拐到了一个不算热闹的小巷,苏沐橙到某家店门口探头探脑地看了两眼,见人不多,才松了口气,招呼苏沐秋:“噔噔蹬蹬,这家的冰淇淋可是很好吃的哦!要不要试试看!”

妹控苏沐秋见自己妹妹洋洋得意的小模样自然是表示“你说的话就对对对是是是好好好”。

两人进冰淇淋店,苏沐橙在柜台点了份冰淇淋,四个球,四种不同口味,然后转头问苏沐秋:“你要吃什么口味的?”

“啊?哦,那我要哈密瓜水蜜桃香草牛奶的四球吧。”苏沐秋回身,随口点到。

店里人不多,于是两人随便在张小桌子坐下,苏沐橙端着冰淇淋正要吃,对面的人很自然地把自己碟子里的冰淇淋每种分给她一半。

等苏沐橙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苏沐秋才发现自己做了啥,他咬了咬舌尖,讪笑:“我……这是顺手……要不,我拿回来?”

“不给!”苏沐橙却意外地霸道起来,手臂圈住自己的碟子,大有一副苏沐秋敢跟她抢冰淇淋她就跟他没完的意思。

苏沐秋却强硬地寸步不让:“不行,吃这么多冰淇淋你回去肚子会不舒服。”说着把苏沐橙的四种冰淇淋球各往自己碟子里挖了一半。

苏沐橙跟苏沐秋抢倒也是做做样子,因此也没怎么拦他,只是看着他的动作,轻轻呼出一口气:“你……跟我哥哥真的好像啊。”点同样的冰淇淋口味,把冰淇淋分给她一半,又怕她吃坏肚子把她的冰淇淋挖回去一半。

只是……怎么可能呢,哥哥明明已经……苏沐橙挖了一大口冰淇淋塞进嘴里,抵住喉咙里突如其来的哽咽。

苏沐秋握在手里的勺子停住,他抬眸看了一眼埋头吃冰淇淋的苏沐橙,问:“如果……如果你想的那个人真的在你面前,你要……跟他说什么呢?”
苏沐橙吃冰淇淋的动作慢下来,她用小铁勺戳着碟子里的冰淇淋球,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先是跟他撒娇吧,问他,哥你怎么离开那么久呢,久到我都可生气了。这家冰淇淋店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家,我想跟他来尝尝。最后……告诉他,哥,我过得很好,所以,不用担心我。这时候他就会揉揉我的脑袋,说,嗯,我知道,沐橙最棒了。”

苏沐橙越说声音越低,只顾埋头吃冰淇淋。她的脑袋却突然被人轻轻揉了一下,温柔的,熟悉的力道,大拇指还习惯性地蹭过她的发丝。

苏沐橙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苏沐秋抿了抿唇,他能感觉到身体原主人的意识快要苏醒,而他的眼皮越来越重。

然而他轻轻的笑出来,说:“他会知道的。”

“一定会的。”

“他知道,我们家沐橙啊,最棒了。”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