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有缘再见。

删了一晚上,应该是把lof所有的碎碎念都删掉啦。有的没有删,那大概是真的舍不得。

感谢这个给了我这么多回忆的地方,很开心,很愉快,很幸运遇到你们。

走啦。以后不会再在lof说废话,分享日常了。

不删文不删号,女朋友说还要看我的文呢,而且删了,感觉很多时间就白费了呀。多可惜。也还会写的,毕竟我还爱着那个叫苏沐橙的女孩儿。

只是以后除了文不更新别的东西了,感谢你们忍受我这么久的七扯八扯,感谢你们的陪伴。

江湖这么大,有缘再见吧。

【王橙】我自倾怀。

甜橙参本文。解禁了就放出来了。因为想放。

终于克服了懒癌排好了版,眼睛都花了。

第一个晚上

苏沐橙坐在窗台上轻轻地晃着腿,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深夜缀满 星星的天空像是在一匹看不到尽头的深蓝色的丝锦上撒满闪耀着的细碎 钻石。在这美丽震撼的背景下,有人穿着一身大大的深色长袍,戴着有 尖尾巴的魔法三角帽,如同故事传说里那样,骑在一根扫把上,悬空在 她的面前,大大的帽檐投射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脸。

“晚上好。”苏沐橙率先打了招呼,她的小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 对于这个身份不明的“陌生人”,她似乎一点儿都不害怕。

扫把上的人取下自己头上的魔法帽,置于胸口行了一个礼,他的眼 睛一大一小,却好...

毫无意义的片段。

不知道写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苏沐橙长得很好看。

这是个十分吃香的优势。从小时候被赞可爱懂事,到少女时期的机灵乖巧,再后来是漂亮温柔。但不论怎么说,总也少不了对她相貌的夸赞。

大部分人在第一眼看到她时,总是生不起什么讨厌的心思。人嘛,都是视觉动物。连对待好看的人,都是会下意识宽容许多。

小时候的苏沐橙早熟懂事,对谁笑的都甜甜的,知道两兄妹身世的人半是同情半是喜欢,连带着对这两兄妹都好了许多。比如说苏沐橙有时出去买菜都会被多塞一把葱,比如说邻居有时候做了好菜,还会送一份给两兄妹,比如说有时搞社区活动,有些多出来的日用品也会送给他们一份。

即使没有父母,家境贫寒,但是有个妹控的苏沐秋,...

开学了我真的很闲。

心情不好瞎几把写,你问我在写什么?我怎么知道。
打个tag,小伙伴不要打我,不喜欢拉黑我就好。

苏沐橙很享受跟喻文州接吻的感觉。

喻文州的嘴唇很薄,唇形很好看。他是个温柔而有耐心的人,这一点在接吻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有个习惯性的小动作,接吻之前会用手贴上苏沐橙的后脑勺,并不用力,在恰到好处的力度,既不会让苏沐橙觉得不适,也能让她感觉到的存在。

然后他会俯下身,轻轻贴上她的嘴唇。苏沐橙曾经觉得喻文州的嘴唇温度大概和他的手掌一样是暖暖的,事实上,他的嘴唇有些凉,然后在两人的唇舌交缠中渐渐升温。如果时间充足,喻文州接吻会很有耐心,舌尖一遍遍描绘过苏沐橙的唇瓣,然后渐渐深入口腔。不紧不慢地探索她...

深更半夜翻以前的文档从角落扒拉出来的一个开头。是个叶橙,大明星叶x职员橙,丢出来存个档。填不填随缘。不想掉坑别点。

苏沐橙抱着一大堆文件慢吞吞地挪上楼,夏天的夜晚,无风的楼梯间本就又闷又热,她住的地方又是四楼,等好不容易带着东西爬到家门口,苏沐橙的额头便冒了许多细汗,呼吸也变得有些紊乱。

她抬高右腿勉力支撑一下文件的重量,空出的手在斜挎包里掏了好半天才把钥匙掏出来。偏偏钥匙也跟她作对似得,从手里“啪嗒”滑落在地,苏沐橙没敢把文件放下,只能尝试蹲下身体,可她刚有动作手里的东西便摇摇欲坠,苏沐橙咬咬唇,看着离她明明只有一段距离却无比遥远的钥匙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楼梯口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

大概是个七夕贺文。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概是在梦里(。)

一个周橙。突发奇想,一发短打,

周泽楷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沐橙躺在沙发上看书。

沙发是他俩之前一起去买的,苏沐橙细细比对许久才下定了决心。奶白的颜色,大小长度可以刚好容纳下整个她。材质也是苏沐橙精心挑选,柔软有弹性的触感让人躺下去便不想起来。

这张沙发是苏沐橙的新宠,为此还专门放在了二人主卧的小客厅中供苏沐橙独占。

她也刚刚洗完澡,穿了件简单宽松的白色T恤衫和黑色的热裤,像只软绵绵的没有骨头的猫咪,惬意地靠在散落在沙发上的抱枕上,盯着手上的书页。

为了不让头发碍事,苏沐橙用发圈草草的将头发挽在脑后。T恤的领口有些大,她的姿势又随意。脖...

苏沐橙病了。

明明是个小感冒却反反复复折腾了许久没有好个彻底,被叶修带着去看了个本地据说很有名的中医,在“脾胃气虚”这些大段大段的听不懂的叮嘱中提回了五天中药。这五天便成了苏沐橙的噩梦。

医生说,服药期间要忌口,零食饮料一律不许碰。

薯片巧克力瓜子卤鸡爪含泪挥手和她说了再见。

医生还说,服药期间要忌口,荤腥少沾,油腻辛辣海鲜一律不许碰。

接下去餐桌上的食物变成了水煮大白菜,清炒小白菜,清蒸油菜花,紫菜花蛋汤。

总结来说一句话——

祖国山河一片绿。

而比这些更难熬的,当要数一天三趟十分准时的出现在饭后的中药了。

苏沐橙连着喝了三天后,只觉得自己打个嗝空气里都是中药的味道。

不...


终于写完了!!!!!我怎么一写个叶橙废话就这么多!!!!!

练手!尽量不OOC!虽然里面一个片段好像真的很毁沐沐形象😂

文笔差,凑合看。

苏沐橙退役之前,召开了一场记者发布会,她穿着兴欣的队服,旁边坐着陈果和下一任队长方锐。坐在镜头前言笑晏晏。熟练的应对刁钻的记者与问题。

有一个女性记者提了一个问题,不是关于未来的兴欣和退役后的去处。她问:“请问苏队,因为第四赛季冠军失利,导致一直有人称呼您为‘花瓶’,苏队有没有在意过呢?”

这是个挺翻旧账的问题了,之前也不是没有人问过这类似的问题。苏沐橙旁边的陈果闻言立刻皱起了眉头想要为偶像辩解。苏沐橙伸手按住她的手安抚,凑近话筒,依旧笑的有礼周...

身着一身中山装的男子身材高大,黑发刚刚及耳后。他牵着一个约摸两三岁大的男童,男孩儿脸圆嘟嘟的,看着十分讨喜。男子指着墓碑上的相片对男孩儿说道:“这个人就是妈妈,知不知道?”
相片上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她对着镜头笑的很甜,嘴角是两个浅浅的梨涡。长发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一个发髻。
男童懵懵懂懂地抬头看了父亲一眼。父亲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他有些不明白。
男子伸出手抚着墓碑上刻的“亡妻”二字,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勉强扬起一个不太好看的笑,他对着照片轻声道:
“我们回来了。”

两个段子。一个乐橙一个伞橙。

复健练手,文笔差,十分的ooc。不喜勿入。

“下雨了。”

这是苏沐橙被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时迷迷糊糊的第一个反应,房间里很安静,床头的小夜灯尽职的闪耀着暖融融的光芒,以灯泡为中心在白色墙上投出一圈一圈暗黄色的光晕。睡在她身侧的人有节奏的浅浅呼吸昭示着他的熟睡。

看了一眼床头柜的闹钟,凌晨三点半,是个应该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苏沐橙眨了眨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外面的雨声不停。苏沐橙其实不是很喜欢下雨,只是向来没有同旁人说过,雨声总能勾起她心里很多莫名其妙的回忆。她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有大太阳天时,院里的阿姨会带着孩子们到楼顶晒被子,一天下来,被子里属于阳光的...

1 / 15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