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按月诈尸的尸体,更新会打tag,不用关注我。

随心随兴,想哪写哪。

开心健康最重要。

一个(没有过人气)的过气咸鱼爬上来问一下有没有人现在想点沐橙相关CP相关梗的。


退坑太久不会写文了=。=

【翔橙】未完。

给我家傻女朋友的生贺 @薄宴🍰

礼物还在路上没那么快到就给你发个翔橙叭。你之前说的猫系校花和不良少年。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可能还有后续(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

孙翔很讨厌自己的同桌。

虽然身边的朋友都羡慕他能够和本校当之无愧的校花坐在一起,可是孙翔却很讨厌这个漂亮同桌。

其实要说他的同桌真没什么缺点,人长得好看,成绩好,性格上也没有漂亮女孩儿惯有的娇纵,甚至可以说脾气特别好。

可孙翔就是没来由的不喜欢她。

苏沐橙是三好学生,身边同学喜欢老师宠爱。自己呢,除了同样的不良少年,同学几乎看到自己就绕道走,老师看到他就摇头叹气撮牙花子三连。这两种画风简直可以说是迥异。

所以说,好学...

又是一年破壳日。

【叶橙】讲道理。

一个闹别扭之后的小段子。


为什么闹别扭不要问我我想不出来。


很短,真的很短。


写这个是因为想看沐沐对老叶说“跟女朋友有什么道理可讲。”

苏沐橙脚踩在沙发边儿,长腿与沙发扶手沙发靠背呈三面包围之势,给叶修来了个腿咚,十分大姐大风范地表示:“所以我觉得你要给我道歉。”


“嗯,对不起,我错了。”叶修十分自然地认了输。他瞅着苏沐橙白嫩嫩的脚腕子,没忍住,伸手握了上去。


脚腕那块儿向来皮包骨,叶修能很清晰感觉到苏沐橙的踝骨硌在他的掌心。他的大拇指在苏沐橙内踝上蹭了蹭,小声逼逼:“怎么不讲道理呢?” 


苏沐橙耳朵尖,被她听见了,这下可算捅...

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既然出了以前念叨很久的置顶功能不用好像很浪费所以我来挂个置顶。

冷川默。冷川默的冷,冷川默的川,冷川默的默。

一般被叫阿默,其实这三个字任意组合称呼都行。

不过别叫川川,和我们食堂的鱼撞名:p

全职有个亲友群叫南极食堂。里面都是我喜欢的人。

@薄宴🍰 我用糖骗回来的女盆友,除了苏沐橙最喜欢的人,嘻嘻嘻。

这个号只放全职相关。

沐厨,全职最最最最喜欢苏沐橙,目前看的女性角色里最喜欢苏沐橙。最喜欢看苏沐橙被全世界捧在手心宠爱。对沐橙各类cp接受度良好,但不吃原作盖戳有感情线的(例如杜橙(第一次知道有这对的时候我都惊了(。

最讨厌的是拿我沐当替身/背景板/挡箭牌的同人文。见一次直接拉黑作者。以及黑我沐的傻逼。在这几件事上尤其暴躁,看到过...

痣。

叶修转过了一个街口,感觉到背上的人有了动静。

毛茸茸的脑袋在他后背蹭了蹭,苏沐橙的声音慢吞吞,瓮声瓮气的飘了过来:“叶修……?”

“嗯,醒了?”叶修把苏沐橙往上托了托。

“嗯……”苏沐橙含含糊糊地哼了一声,她缓慢的眨了两下眼睛,才发觉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庆功宴上了。

“他们都回去了?”她侧着脸贴在叶修背上,被酒精侵袭的大脑反应速度还有些慢。

“嗯。倒了几个,被没喝醉的送回去了。”叶修应道。

苏沐橙直起脑袋,打了个哈欠,眯起的眼角溢出一点泪水。凉凉的夜风吹来,她似乎觉得酒气散了一点。

他们路过一盏又一盏路灯,苏沐橙发了会儿呆,用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语气说:“叶修,你耳朵后面有颗痣诶。”...

深夜诈尸。

黄少天知道苏沐橙无论是回消息还是平时说话,都喜欢在句尾加个“呀”。

和人道谢会说谢谢呀,回答问题会说是的呀,答应什么事会说好的呀。连噎他的时候都会说一句轻轻巧巧的“黄少天你是不是傻呀”。她说这话时带着点鼻音,软软糯糯的。黄少天听在耳朵里,心里老早就像是被蜜浸透的棉花,又甜又软。

可他还偏偏要装作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还嘴,既是为了他剑圣的尊严,也是为了苏沐橙见他炸毛以后,脸上带着得意神情瞧他的那一眼。

这些小心思他谁也没说过,不管是喻文州还是和他同龄的表姐。

毕竟,暗恋一个人好几年都不敢出手这种事,实在是太有损剑圣的光辉形象啦。

苏沐橙发现黄少天有个习惯。当他情绪高昂的时候,每句话的尾音都...

被女朋友嫌弃过气我来深夜发一波疯OnO


深夜刷完第一季poi感到疲劳于是爬上这个号看一看,今天……emmmm应该是昨晚跟女朋友聊天惨遭嘲讽过气饼。

瞎说什么呢说得好像我有气过一样╯^╰

(还有这个女人爱人家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不爱人家了就嫌弃人家过气饼你们说是不是超过分的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于是发两个没头没尾的伞橙修段子证明一下我这段时间还是有写文的!

三人行亲情向,原著向伞哥没死设定。也没讲什么故事就是某天起床发呆的时候突然蹦进脑子里的小片段。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以上。

大抵是从前苦日子过得久了,苏沐秋恨不得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她做补偿。可苏沐橙从不觉得那是苦,但也不能让哥哥一片心意白费,都笑着接受了。

说起来,...

我睡不着。

苏沐橙捏了捏有些酸痛的后颈,靠在椅背上,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她缓了两三分钟,站起身拍拍短裙的褶皱,走了出去。

虽然今天只是场常规赛,但是兴欣蓝雨的人气不低,偌大的会场几乎坐满。苏沐橙在走出比赛室的瞬间便被嘈杂的人声包围。她作为队长,走在了队伍的最前端。

蓝雨的队伍渐渐接近,苏沐橙觉得自己本就隐隐胀痛的太阳穴因为黄少天愈发接近的聒噪声中在突突地跳。

她开始琢磨等会儿握手的时候该怎么找准机会偷偷掐一下黄少天的软肉,赛后握手已经开始。

约摸是她刚才的念头停留在该怎么不着痕迹掐手掌上,黄少天的手握上来时她破天荒地开始回忆起两人握手时的感觉。

黄少天的手很暖,比她的温度高。他的手比她要大了一...

1 / 18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