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有缘再见。

【叶橙】你们要标题还是粮!

土下座忏悔,今晚是没有翔橙了,求原谅嘤嘤嘤。



原著设定,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发现除了取名和开头我还是个结尾废,简直不想写文了呜哇。










二十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荣耀世界联赛也落下帷幕,万众期待中,中国队终于不负众望地捧回了世邀赛冠军,消息发回中国的时候是凌晨,但许多等在电脑前的荣耀粉丝们还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这一晚,不知有多少人对着电脑大喊,跳跃甚至流出眼泪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在得知第三天下午四点众选手会到达北京,本地的荣耀粉丝们纷纷组织起来迎接。而各家媒体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纷纷派了记者前去接机采访。微博上#荣耀世界联赛#的热门也被挂了好几天。而电竞之家在机场拍摄的国家队全体队员的照片更是被疯狂转载。待得冠的喜悦稍稍冷却些许,终于有粉丝发现了某些不对劲。某个晚上,一个兴欣粉突然发了一条微博。


“我仿佛出现了幻觉!!!!!!女神左手上那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配图是机场图片上苏沐橙的高清放大版,她露出的左手上居然带了一个银色饰品,虽素净但也用心精致的设计显然不能用“女神只是无聊在手上套了个圆环”这种理由解释,唯一的可能就是——女神她居然名草有主了?????


刚刚消停下的主页瞬间又因为这个消息炸成烟花,决赛上苏沐橙的表现把从前说她是花瓶的人的脸挨个打的又狠又重,这时候突然有了这种爆炸新闻,沐橙粉们顿时炸了。一时之间惊讶的心痛的八卦的层出不穷,都想扒出那个在女神“背后”的男人。


然而苏沐橙和兴欣的官博却没有怎么解释,于是大家纷纷转火与苏沐橙交好的楚云秀。而楚云秀却对此事表示并不知情。粉丝们登时更激动了。然而,事实真相其实是源于一次看星星。




那时候是去世邀赛总决赛前一个晚上,开完战略会议后,和苏沐橙同房间的楚云秀就睡了,反倒是苏沐橙,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辗转反侧的就是睡不着,于是她出了房间门,爬到顶楼去,看星星。


苏黎世和国内相差实在很大很大,六个小时的时差,完全不同的地理环境,人文文化,天气,饮食习惯等等等等,有好有坏,比如说这布满了整个夜幕的点点星光,对苏沐橙来说就是好的。


世界联赛的苏黎世主办方在接待这些异国的选手上,还是很大方的。吃穿住行都力求选手满意,譬如这家酒店的环境,顶楼布置得格外别出心裁,苏黎世偏冷,那些娇嫩的花儿在这儿见不到踪影,所以栽种的都是些耐寒的绿色植物,生机勃勃的样子,苏沐橙很是喜欢。绿化带的另一边儿还放了几张木制的桌椅,白天能用来客串一下咖啡厅什么的。原木的颜色只刷了一层透明的保护漆,倒更适合这上面的整体风格。


苏沐橙就坐在一条长凳上,仰着头看繁星点点。她虽然喜欢看星星,对于天空上那些好多个星星组合起来的星座却完全抓瞎,连北斗七星在哪都找不着。但即使这样,苏沐橙还是很喜欢这项活动,她也说不明白是为什么,那些闪亮亮的星子就像是散落在黑色稠布上的钻石,有明有暗,漫无边际的,苏沐橙每每看到都觉得世界连同自己心里都静谧下来一般。


苏沐橙看得出神,忽然,一件外套就搭在她的身上,外套上的味道很熟悉,接着便有了一个人坐在了她的旁边。


手臂皮肤感觉到外套上的温度后,苏沐橙才恍然发觉自己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拢了拢外套,问坐在她旁边的叶修:“你怎么来了?”


叶修开口回答,语调是苏沐橙习惯的慵懒:“我不来,明天你还不得感冒?”


苏沐橙眨巴眨巴眼睛:“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叶修揉了揉自己已经乱成一团的头发:“你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顿了一会,继续说:“你以前有什么心事就晚上出来看星星,我猜的。”


苏沐橙的嘴角忍不住地弯了起来,她往叶修那边更靠近了些,很自然地把头搭在他肩膀上,问道:“那万一今晚我没上来呢?”


叶修答:“我知道你会在这,才上来的。”


苏沐橙没有再问叶修怎么知道的,两人都没有说话,苏沐橙靠在叶修的肩头,视线依旧盯着天上的星星。叶修突然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香橙味的,递给苏沐橙。


苏沐橙坐直,接过棒棒糖,撕开包装放进嘴里,酸酸甜甜像掺了橙子汁的牛奶味道在舌尖散开。苏沐橙用舌头把棒棒糖抵到左边腮帮,她问叶修:“你怎么会有棒棒糖的?”


叶修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这地方估计也不卖这牌子,我就带了点。”他瞄了一眼苏沐橙鼓起一块的脸侧“现在用上了。”


苏沐橙嘿嘿笑,因为含了糖她的声音有点含糊:“可是半夜吃糖不好吧?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呀。”


叶修笑:“这话你还是吃之前比较有说服力。”


苏沐橙又不说话了,轻轻咬着棒棒糖在她牙齿部分的白色小棍。她不说话,叶修也不主动找话题,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


过了一会,苏沐橙揉了揉自己的脸开口:“其实我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是世界大赛啊,丢脸了回国肯定会有更多人骂我花瓶吧。”


叶修道:“你能被选上就是你的实力,有什么好担心的?何况,不是还有我?”


苏沐橙闻言看旁边的叶修,天色昏暗,叶修的脸其实看不太清晰,但她实在太熟悉身边这个人了,熟的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的模样,她点头弯眸:“也是呀,有你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大概是苏黎世的地理位置原因,这里的星星比国内看起来要亮了许多,苏沐橙的眸子里倒映着的星光细碎,竟比满天繁星更迷人几分。她问叶修:“你说哥哥要是知道我能成为国家队队员,会不会替我高兴呢?”


叶修笑了一下,唇瓣轻轻扬起,道:“会的,苏沐秋那个妹控要是看到你有现在的成就,也会骄傲的。”


苏沐橙睨他一眼:“不过,你说要是哥哥知道你对我早就不怀好意,还会不会把你捡回来啊?”


这回叶修笑容更大了些,他伸手环住苏沐橙的肩膀:“反正人都是我的。你哥就是想反对也来不及了。”


苏沐橙噗呲笑出声,轻轻捶了叶修胸口一拳。


两个人又都开始不说话,苏沐橙专心看星星,而叶修专心看苏沐橙。


黄少天曾经这样评论过叶修和苏沐橙的关系——“我从来就没见过他们俩之间那样的氛围用个词形容该怎么说来着?契合?对就是契合!这两人哪怕周围再多人都能自己形成一个世界谁也打扰不了你说叶修这么没下限的人怎么就能骗到个苏妹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呢诶我说叶修不会是早就把苏沐橙当童养媳了吧……”至于后面如何YY叶修拐骗苏沐橙的情节,都被叶修略过了。他很喜欢黄少天话里那个词——契合。他与苏沐橙向来如此走过。十年有余的时间,从她十三岁的稚嫩无邪到现在,他见过苏沐橙从女孩儿慢慢蜕变的过程,这个女孩儿在他的呵护在他的背后慢慢成长,到了后来与他并肩作战,那是种十分奇妙的感受。他们之间从不说爱,却自然而然的走在一起,这仿佛是水到渠成,天经地义的事。


静坐了一会,苏沐橙把已经吃完的棒棒糖的小棍拿下来,揉了揉有些酸的后颈。


叶修看着看着,低头亲了亲苏沐橙的嘴角,有股好闻的橙子味道,不知道是棒棒糖的还是苏沐橙的。没等苏沐橙抗议叶修就说:“行了,差不多就回去睡觉,明儿还要早起。”


苏沐橙听话地站起身准备回房间,心里那些担忧情绪也散了个干净。叶修也站起来,跟在她后头。两个人的房间在一个楼层但却是两个方向,叶修把苏沐橙送到房间门口,两人站在房间门口,就像是热恋的小情侣告别似得,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他们的身高仿佛也是特意设定过的,适合的刚刚好,叶修做这个动作十分方便,叶修眯着眸子,他对苏沐橙说:“左手拿出来。”


“嗯?”苏沐橙疑惑,但还是依言把左手伸到叶修面前,叶修握住苏沐橙的手,右手在裤袋里掏了掏,拿出个东西套到苏沐橙无名指上,手指感受到金属特有的冰凉感,苏沐橙看去,一枚素净的银色戒指套在自己的手指上:“这是?”


叶修笑起来,眉眼间带了得意,他说:


“揣肚子里搁着,省事儿。”


别以为今儿白天他没看见哪个国家的谁谁谁对着苏沐橙笑的一脸痴汉,这自己的人啊,还是得宣誓主权的好。他不说,可心里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苏沐橙见叶修脸上的笑,没说什么,就把自己这么交待了。


至于第二天苏沐橙手里突然带了枚戒指这件事儿惊掉了多少人的眼球,那就不是两个人关心的事儿了。毕竟,叶修终于把他的小童养媳拐回家了,皆大欢喜,不是么?


评论 ( 19 )
热度 ( 47 )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