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有缘再见。

【周橙】七世(下)

♞我特么的今天是肝了多少字啊……觉得接下来一个星期都可以不写文了。



♞七世下送上,非原著,古代架空。为了标题整齐,七世上的标题也改了,强迫症的姑娘可以看看。




♞全文ooc,无言面对江东父老。我特么都在瞎几把扯淡些什么玩意儿……慎入!慎入!慎入!你被雷了也不要找我!


















三.经年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城郊的桃花林三开三谢。在刻意的探听消息下,苏沐橙得知,两年前新晋的状元周泽楷,文武双全,聪识过人,长得又十分英俊。很得皇上的赏识,官越升越高,甚至皇上还有把最宠爱的公主嫁给他的想法,却被他婉拒了。

苏沐橙不关心那些称赞周泽楷有多么多么聪慧过人,英俊无双的,她只想知道周泽楷有没有好好的吃饭,有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会不会染上风寒,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接走自己呢?苏沐橙靠坐在木屋外自己栽种的桃树上,叹了口气。一阵微风吹来,花瓣簌簌落下,有的拂过苏沐橙的脸庞,有的落在她的手心,更多的则是随风飘扬,然后落在地上。

伴着花瓣的清香,苏沐橙渐渐睡去,梦境光怪陆离。其实狐妖不会做梦,梦里多是些回忆或者预知,苏沐橙梦见桃树下舞剑的少年,梦见自己落在他的怀抱之中,梦里两人一起吃烤兔子,还梦见了曾经周泽楷和她刚到这里安家时,有次周泽楷在溪边洗澡被瞎逛的自己不小心看见然后他羞红的脸。苏沐橙的嘴角微微勾起,笑容温柔恬静。

就在她睡得正香时,梦境突然一转,凄冷的月光照射在干驳的土地上,一个人影跪在地上,一切寂静得可怕。苏沐橙心里升起一股极其不详的感觉,她猛的睁开眼睛直起身体,因为动作过大身体不稳从树枝上摔落。她是狐妖,身体灵敏本是摔不着的,可刚才的梦境让她失了冷静,一时反应不及眼看就要落地。

就在这时,她下坠的身体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接着她就被拥入一个怀抱。

苏沐橙愣住了,怔愣过后,她的眼圈迅速地红了起来,她一把搂住来人的颈,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哇”地哭了出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在向最亲密的人宣泄感情一般。

有个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时光打磨着过去的少年,他的声音成熟不少,却一如既往地好听:“三年,没有长进?”

四.物是

半个时辰后,周泽楷坐在屋后的木桌前,苏沐橙则是在厨房里忙活。一见面就抱着他呜呜哭个不停的苏沐橙在听到他那几个字后抬起脸,一把擦干净眼泪申辩三年过去自己明明长进了很多。并且在周泽楷明显怀疑的眼神中愤愤地拉着周泽楷非要让他尝尝她的手艺。

回忆起三年前那碗甜到倒胃的粥和咸到齁的炒青菜,周泽楷的胃隐隐抽搐。然而出乎周泽楷意料的是,苏沐橙居然端了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桃花饼出来,桃花的香味和面香蛋香融合的恰到好处,周泽楷都感到惊艳。而苏沐橙见他那副被惊到的模样一脸的洋洋得意,就差把“我厉害吧”“快夸奖我”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苏沐橙在周泽楷吃了桃花饼之后就拉着他到处转悠,以展示他离开的三年她和这里的改变。

木屋门前被她栽了两棵桃树,秋天还会结桃子,虽然不太好吃,但是苏沐橙坚信一直结下去总会有一个好吃的。兔笼里的兔子增加了,苏沐橙还是喜欢吃烤兔子,但是看到白绒绒的兔子她又舍不得动手,于是只好由着它们繁衍生息。其他的和他离开前倒是没有太大变化。

“对了!”苏沐橙转身对着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周泽楷弯眸,她微躬着前半身让周泽楷看她的头顶,然后得意洋洋地说:“现在我的狐狸耳朵已经不会随随便便跑出来了,厉害吧?我练了好久呢,你说要我藏好耳朵,我就藏好了。”

自始至终,周泽楷都跟在苏沐橙身后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一路絮絮叨叨,讲着三年来憋着要跟他讲的事。

发觉周泽楷一直没有怎么说话,苏沐橙终于从喜悦中脱离,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楷:“泽楷,去京城三年,你怎么更不爱说话了呀?”

周泽楷笑笑,没回。苏沐橙蹦蹦跳跳地跑到他面前,仰着头看他,眼里盛满了喜悦:“泽楷,你这次来……”是要带我走了吗?

五.人非

这三年,周泽楷也改变了许多,外表上就是身形又拔高不少,他小时候长相偏向于父亲的英武,越长大反而越像母亲,让人一眼就惊艳。他的气质也在这两年身居高位中越发地沉稳。看着苏沐橙仰头期待地看着自己,周泽楷已然猜到她想问什么。

他伸手挑起苏沐橙的一缕发丝,置于鼻尖轻嗅,是种很淡的花香,很好闻。他的唇角抿起一抹好看的笑,看着眼前的苏沐橙。十六岁的少女正处于一生中最美好的时期,她已经完全长开,绝色的容貌中带着两分妖娆三分诱人,但是她的眼睛里又带着些懵懂,对于男人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周泽楷松开手,任丝滑的发从他手中溜走,他对苏沐橙说:“送你,进宫。”不是询问,是肯定。

苏沐橙的眼蓦然瞪大,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周泽楷。半晌,她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天真,温柔:“那,我进宫的话,你会开心吗?”

藏于衣袖下的手悄然握紧,周泽楷点了点头,嘴角还残留着那抹笑意。

苏沐橙了然的点点头,还是笑:“你开心的话,那就好呀。那我准备准备,明日你就带我去吧。”

语罢,苏沐橙转身往木屋走去,快进门时她转身对还站在原地的周泽楷笑嘻嘻地开口:“我今晚要吃你做的烤兔子,快点哦!”

周泽楷依旧站在原地,待苏沐橙进了木屋,掩上门,他才有所动作。他熟门熟路的去兔笼捉了兔子,从腰间抽出匕首,熟练的放血,剥皮,将木棍削好,把兔子串起来,生火,这些他做起来有条不紊,丝毫没有生疏之感。

周泽楷蹲坐在火堆前,瞧着火舌舔上兔子粉白的肉,仿佛又见到曾经毁灭了他的家的那场大火。

三年前他到京城,因为父亲的旧部早已打点好,所以他的身份只是个平凡人家的孩子,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可到了京城,他才完完全全了解到当年的灭门案后续,从周将军府上搜出与敌国通敌信件数十封,收贿证据十几件,卖官、家族欺凌弱小,强霸土地等“小罪”更是数不胜数,天子震怒,百姓震怒,当下下达将周将军家及其九族押入天牢,秋后问斩。而他入宫为妃的大姐也被查出杖毙宫女,罔顾人命甚至谋害皇子后妃等无可赦免的大罪,自小爱他护他的大姐与才不过四岁大的他的小外甥一同被赐了鸠酒。

知道这些的周泽楷怒急攻心,竟被气的病了好一段日子,错过了春闱,这是为什么他第二年才是状元的原因。他复仇的欲望从没有比那一刻要更强烈。

周泽楷不断告诫自己,为了复仇,他什么都可以舍弃。明明如此,他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飘到了木屋,周泽楷狠狠一咬舌尖,强迫自己回神。今日过后,有苏沐橙在宫里助他,他必然能更进一步。

周泽楷望向京城方向,眼神坚定。

第二日一早,苏沐橙收拾妥当,与周泽楷一同启程。昨晚的烤兔子她后来没有吃成,对此,苏沐倒没有太大遗憾,而是笑着对周泽楷说:“我去了皇宫,里面有那么多美味佳肴,我就不会想要吃烤兔子啦。”

两人日夜兼程,速度不慢。刚好赶上了这届秀女大选,依照周泽楷此时的官衔,苏沐橙作为他的“远房表妹”是可以参加秀女大选的。结果如预料一般顺利,苏沐橙的姿色在一众秀女中脱颖而出,直接被皇上封了嫔位,赐号沐,赐舒沐宫,并在当天就翻了她的牌子。

从宫里眼线知道这消息的周泽楷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书房待了一夜,第二日小厮进去伺候时被吓了一跳,书房里到处都是写过的纸,却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因为所有字迹又都被涂黑了。而周泽楷过了这一夜还是一如既往地上早朝,回府处理公务,一切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同。

接下来的日子,皇上完完全全地迷上了新封的沐嫔,不仅夜夜宿在舒沐宫,沐嫔的位分也是一升再升。宫里妃嫔个个咬牙切齿,母家强盛的,纷纷书信要求娘家给皇上施加压力,然而皇上全然不予理会,将这些奏折通通压了回去。更甚,皇上越发地倦怠国事,只享玩乐。朝臣百姓怨声载道,沐嫔哦不,现在是沐贵妃的祸国妖妃之名也传了出来。

听闻这些事的周泽楷加紧了暗地里在做的事。

五月份,思念家人的沐贵妃去求了皇上,周泽楷以此得了特赦进入后宫与“表妹”苏沐橙一叙。周泽楷一路跟着管事太监到了舒沐宫,皇上此时正在御书房被朝臣纠缠,不会过来。瞧着太监对自己的礼仪周到,苏沐橙在宫里想必过得不会太差……也是,她是狐妖,宫里人应该不会有手段能伤害到她……吧?周泽楷一边进了宫殿大门,一边脑海中思绪翻涌。
管事太监领着周泽楷到了舒沐宫宫门外,就行了礼小心翼翼褪去了。舒沐宫今日很是安静,服侍的太监和宫女约摸都被遣了去做别的事,周泽楷到了正殿,只有着一身水红色宫服的苏沐橙仰躺在软塌上,闭目似在小憩。苏沐橙的下巴比刚进宫时又尖了些,看起来瘦了不少,周泽楷行至软榻边,低头看她。

苏沐橙似有感应,睁开眸子看身侧的周泽楷,并未起身,开口问道:“你来了?”嗓音有几丝初醒的慵懒。

“嗯。”周泽楷应了。

苏沐橙用绣帕掩唇打了个哈欠,从怀里抽出一叠厚厚的纸:“这是我这些日子在宫里得的情报,宫里禁卫军的分布,边关粮草的运输路线,边防地图都在这上面了,你自己瞧吧。”

周泽楷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放进衣袖暗袋,又垂眸看着苏沐橙,道:“我,要娶亲了。”

苏沐橙顿了顿,点点头:“是时候了,看上哪家?需不需要我去给你说亲?”

她话里带了几分揶揄,周泽楷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他摇头拒绝了。沉默半晌,又问:“最近,还好?”

苏沐橙在软塌上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语气随意:“挺好的呀,宫里真的有许多美味佳肴呢。”顿了会,苏沐橙的声音又传来,与往常无二的语气:“泽楷,报了仇,你会开心吗?”

周泽楷顿住,脑海中又想起母亲惨死的面容,到嘴边的不知道又咽了回去,他答:“会。”

苏沐橙得了这个答案,缓缓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挂着和曾经一样的笑,就像他们还在桃花林那时,她说:“好,你会开心的话,我就会帮你的。”

语罢,她转回头摆了摆手:“我累了,想睡会,你先回吧。”
周泽楷还想说什么,却见苏沐橙已经闭上了眼睛,于是止住了话头,转身出宫。

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苏沐橙渐渐在软塌上蜷成一团,有泪从紧闭的眼中不断渗出,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小声啜泣。

泽楷,我过得一点也不好,宫里美味佳肴虽多,都没有你做的烤兔子好吃。好玩的玩意儿再多,不如看你舞剑有趣。风景再美也比不上桃花林。

泽楷,我很难受。

泽楷,我……想回去。

周泽楷不知道他走之后苏沐橙的脆弱,就像他不知道苏沐橙在宫里过得并不好一样。他以为苏沐橙是狐妖,宫里凡人伤不到她,却忘了苏沐橙是怎样一只天真而笨拙的小狐狸。苏沐橙刚进宫时,就有人明里暗里给她下毒,那些药虽不至于直接要了她的命,对她来说却绝不好受。苏沐橙天性活泼,在宫里却从不喜欢出去玩,因为无论她去哪里,总有几个女人会等着她犯错,然后理所当然地惩罚她。苏沐橙不喜欢宫里,可是却依旧会留下来,因为她知道在宫里的自己,会比在桃花林的自己让周泽楷觉得开心。

六.缘灭


百姓对皇帝的愤怒不满终于在北部因为灾害导致饥荒,而皇上却选择不作为时达到了顶点。而宫里又有流言传出,盛宠无二的沐贵妃实则为一只狐妖修炼而成,一传十十传百,皇帝昏庸无能的理由似乎一下就找到了。不知是谁第一个,总之渐渐的,百姓皆要求“将祸国妖妃苏沐橙处死”。狐妖传言让众人人心惶惶,这时,他们便急需一个统领者。

而破例被封异姓王爷赐了封地的周泽楷在此时用了自己的积蓄购粮救济灾民,这一举动让他成为了这个统领者。此举大大得了民心。而周泽楷的野心明显不仅于此,他的动作要快的多,一路挥军直入京城,腐败的朝廷哪里能抵得住他的攻势,自古得民心者便得天下,周泽楷的军队势如破竹直攻腹地。

皇宫被破的那一天,正是沐贵妃被封皇后的一天。形同虚设的禁卫军哪里拦得住一身银色戎装的周泽楷率领的军队。宫门破后,周泽楷就要往皇后所居住的坤宁宫赶去,却被他的副将叫住了。

这个副将是当年他父亲旧部的孩子,此刻这个年轻人单膝跪在周泽楷身后,道:“恕属下不敬,王爷逼宫,实则为天下大不讳之事。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众口,望王爷面对……故人,莫要心软。”

知道他在提醒什么的周泽楷顿住,回了句“我知道了。”便往坤宁宫赶去。

坤宁宫的大门开着,周泽楷走进去,入目景象让他蓦然睁大了眼。所有宫人已经逃了个干净,偌大的正殿唯余两人。身着明黄色皇后朝服的苏沐橙,和颈部被割断,已经断气的皇上。

苏沐橙转过身面向周泽楷,手一松,带血的匕首落地的“当啷”声响在空旷的宫殿响彻。苏沐橙在周泽楷的注视下将厚重的朝服褪下,露出了穿在里面轻柔的白色衣裙,墨色长发散落在脑后,她走近周泽楷,素手抚上周泽楷的脸庞,脸上带了一抹释然的笑,语气轻若尘埃:“泽楷,你报完仇了,开心吗?”

不待周泽楷回话,她又兀自笑起来:“你现在既报了仇,又是皇帝,怎么会不开心呢?”

周泽楷见她苍白如纸的面颊,心里有了不详预感,他握住苏沐橙搭在自己脸颊的手,却被她冰凉的皮肤一惊,他艰难开口:“沐橙,你……”

苏沐橙弯眸笑得灿烂,语气释然:“我就要死啦,你们人类可真厉害,居然能让狐妖也中毒。这样也好,百姓都要求把我这个魅惑君心的狐狸精杀掉吧?我死了,泽楷就能成为皇帝了呢。”

周泽楷瞪大眼,苏沐橙却如断线纸鸢瘫倒下来,周泽楷赶紧接住她,宽厚手掌颤抖抚上她消瘦的脸颊,整颗心仿佛都被剜了去,他的声音哽咽:“沐……沐橙,别睡。”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将苏沐橙打横抱抱起冲出宫殿,嘴里念着:“太医……去找太医。”

苏沐橙揪住他的衣襟:“没用啦,我可是狐妖,太医可治不好我。况且,你救了我,该怎么向天下人交待呢?”语落,又像是被什么逗乐,轻笑:“我大概是最没用的狐妖啦,压根不会对别人好,我以为只要你开心,就是对你好。可是你现在看起来又不开心。作为狐妖居然被人类的毒药害死,我大概也是古往今来第一只吧?”她的语气越来越轻,呼吸也越来越淡,几乎微不可闻:“泽楷,我想回桃花林,想吃你做的烤兔子。你回桃花林那天,我想告诉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想要,嫁给你。果然还是异想天开吧。”

“泽楷……我想这大概就是人类说的爱?”

“泽楷,我不后悔爱你。”

“但是下一次……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把我看的……重要一点……”

最后一个字落音,苏沐橙的气息完全消失,周泽楷怀里的曼妙女子也变成了一只有纯白色毛发的狐狸,狐狸闭着好看的眸子,在周泽楷怀里安详地睡着了。

双腿再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周泽楷跪倒在院子里,再抑制不住眼眶的酸涩,将脸埋在狐狸柔软的绒毛里,泪水没入狐狸雪白的绒毛中:“沐……橙……”

周泽楷想说自己也爱她,想说不管外界怎么说她是祸国妖妃自己也不在乎,想说无论如何他都会娶她,想说自己后悔了,自己报了仇,成了皇帝,可是没有她,自己一点都不开心。想说他也想回桃花林,为她做一辈子的烤兔子。

可是那个一直问他怎样才会开心的姑娘,死了。周泽楷知道,苏沐橙是被他害死的。她虽天真迟钝,却对他的一切最为敏感。苏沐橙自始至终在意的只有他,而他心里装了太多东西,仇恨,天下,皇位。苏沐橙想必是察觉到了,否则她怎么会被普通的毒药害死呢?自始至终,错的只有周泽楷自己罢了。

这个未来的帝王此刻跪在萧条的皇宫大院中,哭的像个孩子。


轮回正史:前大昭镇远将军遗孤,番王周泽楷起义推翻大昭朝帝王残暴统治,改国号为轮回,自号泽沐。泽沐帝在位七年,潜心治国,轮回国力雄厚,无可比拟。泽沐帝后宫除皇后无一后妃,皇后早逝,无所出。后泽沐帝收养父亲旧部之子,取名念承,传位后不知所踪,卒年不详。帝后感情之和睦为后世所称颂。

轮回野史:传泽沐帝周泽楷继位时不顾朝臣阻止将一名为苏沐橙的乡野女子立后,有传言称皇后非活人之躯,大婚当日,唯见泽沐帝一人捧一楠木所制木盒完成所有封后典礼。然真相几何,不为所知。

END.

如果我明天出现在槽站上,请不要告诉我,呵。

评论 ( 13 )
热度 ( 36 )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