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有缘再见。

每天都在失忆,每次都只忘记你。

待我先叨逼叨几句,文州生日贺文,cp看tag,梗如题,虐不虐你们猜呀?原著向然后却是ooc的。有bug欢迎提出,这个梗也是挺有病的,所以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忽略吧么么哒。

能接受的往下走着。


















苏沐橙醒来的时候,有阳光被一层白色窗帘滤过后投射在地板上。她按掉乳白色床头柜上放的闹钟,躺在床上度过了十分钟的迷糊期,坐起了身。

视线扫过床头柜,闹钟前有一条银色的项链,挂坠是个十分精巧讨喜的鱼,苏沐橙觉得自己以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条项链,但是莫名的,它十分得她欢心,于是她将项链带在了自己脖子上,中途她感觉到了一丝丝奇怪,因为这件事她熟练的就好像做过千百遍,只不过这小小的困惑她没有放在心上。

下了床,在房间里洗漱过后出了房间门。现在是夏休期,唐柔等人已经回家,只剩下她与陈果还有叶修三人。陈果看到她走下来,打了声招呼,视线投在她颈间的项链,面色变得有些古怪,接着便扭过头去。苏沐橙有些莫名的问叶修:“果果怎么了?”叶修手上拿着一支烟,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明的意味,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早饭是陈果出门去买的,很丰盛,苏沐橙吃完后有些无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该干什么。就在这时,有人按响了门铃,是叶修开的门,叶修看着来人,很熟稔的打了声招呼:“来了?”来人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苏沐橙将视线投向那人,有些疑惑的发现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按理说,叶修熟悉的人她怎么也应该认识的,却好像完全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虽说面孔陌生,但是他给自己的感觉却又有些熟悉。

想着想着,她觉得头有些疼,不禁闭上眼睛皱紧了眉,就在她觉得头脑中一片翻天覆地时,有手指落在她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按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充斥在她的鼻腔,意外的缓解了她的疼痛。苏沐橙睁开眼,发现刚才那个人正站在她面前半弯着身体,温润的脸上带了些焦急的神色,见她睁开眼睛,未等她出声,便问了问题:“头还疼吗?如果想着什么事会头疼就不要想了知道吗?”苏沐橙下意识的点点头,却发现来人的手还放在她的太阳穴上,两人直接突破了安全距离,苏沐橙有些窘迫,往后缩了缩,那人放下了手,倒是习以为常的笑了笑,坐在了她旁边。

这时叶修走了过来,指着喻文州言简意赅道:“喻文州,蓝雨队长。”苏沐橙看向喻文州,蓝雨战队她自然知道,蓝雨战队的副队长黄少天与她的关系可以说是不错,可……蓝雨战队的队长是谁,她怎么有些记不起来了呢?

想着想着,苏沐橙蹙起眉,喻文州见她这副模样怎么会不知道她的纠结,虽然他也很想让沐橙早日记起他,却是怎么都舍不得她这副难受的样子的。他伸出手,掌心贴着苏沐橙的额头:“不是说了吗,要是想着会头疼,就不要想了。”苏沐橙听得出他语气中纵容的味道,不知怎么的,撅起了嘴回道:“不想起来我难受嘛,就想!”话音刚落,她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在这个人的面前如此自然而然的就耍起了小脾气。喻文州愣了愣,随即笑开,眼里有名为温柔的光在闪烁:“不管以前还是现在,这副小性子都是改不了。”

一边的叶修开了腔:“还不都是你给宠的,瞧瞧这撒娇撒的多自然,看来是我们担忧太多了。”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她耍小性子的模样这么可爱,怎么都忍不住不更宠她一点。”苏沐橙突然觉得现在的场面让她很有“岳父”和“女婿”在对话的感觉。 她咳了咳,打消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念头,对叶修说:“在家里呆着也是呆着,我无聊的紧,想出去逛逛。”叶修点点头,对喻文州开口:“你陪她一起去吧,不然我不放心。”喻文州点了点头,站起身对着苏沐橙笑:“那我们走吧,沐橙。”

“第一次见面怎么就直接叫上沐橙了啊……”苏沐橙心里默默腹诽着,却没有出声要他改变称呼,只是率先出了门,喻文州紧随其后,对着叶修点了点头,跟着出去了。叶修透过窗户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勾起唇:“这失没失忆,差别也不大。”


苏沐橙百无聊赖地沿着路边走着,身后跟着一个亦步亦趋的喻文州。苏沐橙余光轻扫过喻文州,刚好跟他注视着自己的视线对上,喻文州朝她笑了笑,苏沐橙窘迫的扭回头。两人就这样压着马路,上午的太阳不太灼人,晒在身体上感觉刚刚好,喻文州专注盯着前面那个低着头的身影,眼神一如往常的宠溺。

就在苏沐橙低头数着自己的步子的时候,有走得急的人撞上了她的肩,苏沐橙一时没站稳惊呼一声就要向后倒去,就在她默默闭上眼睛准备承受被摔的疼痛,她却摔进了一个怀抱,她抬头看,果然是喻文州。苏沐橙觉得有些不妙,为什么连这个怀抱她都觉得熟悉极了,可她却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等她意识到两人的姿势不对赶紧站起身的时候,两人已经在原地站了有一会,苏沐橙跺了跺脚,怪喻文州:“你怎么不提醒我啊?”喻文州笑:“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我又怎么能拒绝呢?倒是你,怎么还是这么粗心大意。”喻文州说着,上前两步牵住了她的手,然后面色如常的继续往前走。

苏沐橙偷偷看了看喻文州握着她的手,那只手骨节分明,白皙精瘦,好看程度不亚于叶修。不过也对,毕竟他也是职业选手。更重要的是,她的手放在他的手里,看起来契合无比,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苏沐橙撇了头,在喻文州掌心的手指点了点,转了个位置反握住他的手,两人便成了携手的姿势。喻文州感受到苏沐橙的小动作,却不戳破,只是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两人走的是条人来人往的步行街,路边开了许多小吃店,苏沐橙嗅着旁边传来的香味,肚子觉得有些饿。可是其他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食物她看都不看,眼馋地盯着一家冰淇淋店。喻文州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走去了那家店,给苏沐橙买了一个榛果巧克力的冰淇淋。冰淇淋到手,苏沐橙开心地咬了一口淋着巧克力的榛果仁,巧克力酱很浓,有些微苦,榛果仁硬硬的,咬开确实满口的果仁香,再舔一口凉丝丝,甜甜的冰淇淋,苏沐橙吃的不亦乐乎。喻文州见她这副馋猫样,失笑。以前苏沐橙也爱吃冰淇淋,有时候他嫌冰淇淋太凉不让她吃,她就会可怜巴巴的拽住她的衣角,大大的猫眼盈盈的闪着泪光,他受不了她这副小可怜样,只能同意,这时候她就会笑得一脸得逞,然后讨好的把冰淇淋递过来让他尝尝。

这么想着,喻文州看着眼前递来的冰淇淋,拿着冰淇淋的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问他:“你要不要吃一口?”等苏沐橙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她怎么脑子一热就这么问了,她正准备要把冰淇淋收回来,喻文州却握住她的手低下头,在她刚才啃过的地方咬了一口冰淇淋。苏沐橙傻愣愣的看他的动作,喻文州舔了舔嘴角残留的冰淇淋,笑:“很好吃。”真的很好吃,比他以前吃过的冰淇淋都要甜上许多许多。他的小姑娘虽然忘记了他,有些事却不会改变,真的是,太好了。

喻文州这么想着,嘴角的笑越发灿烂。苏沐橙狐疑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冰淇淋,突然如同护食的小动物一般转了个身三口两口吃完了冰淇淋。喻文州刚才的眼神也被她理解成了“欲对她的冰淇淋行不轨之事”。她自己每天都最多只能吃一个冰淇淋,才不要让呢!苏沐橙想着想着,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是谁,规定的她一天只准吃一个冰淇淋呢?

两人就这么晃荡到了午饭,苏沐橙正打算要不要回去吃,喻文州却已经带着她到了一家杭帮菜馆。喻文州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带苏沐橙坐下,点了几道菜,又叫了甜品水果。苏沐橙心里的怀疑到了顶点,喻文州叫的菜都是她喜欢吃的,这家店她也经常来。不可能这么巧合。于是她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期待着答案。对面人如此灼热的视线,喻文州当然不能装没看到,他含笑看着苏沐橙:“想问什么?”像是得了恩准,苏沐橙问题连珠炮一样射了过来:“你是谁?为什么你好像很熟悉我的样子?而我对你却没什么印象?你以前认识我吗?为什么我不记得联盟有你?”喻文州听了这一大串的问题,神色还算平和,挨个回答:“我是喻文州,货真价实的蓝雨战队队长。我熟悉你是因为我们认识很久了。至于为什么对我没有印象……”喻文州顿了顿,直视苏沐橙:“我说是因为你失忆了,你相信吗?”苏沐橙下意识就想反驳,失忆这么狗血的剧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可看着喻文州认真的神色,她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两人沉默之间,有服务生送上了菜,苏沐橙看着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突然没了胃口,她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菜,按照喻文州所说,自己似乎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每天都会失忆,并且只会忘记喻文州。如果不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苏沐橙一定会吐槽这绝对是秀秀看的八点档偶像剧的。可是真正发生在自己面前时,苏沐橙对喻文州突然有些心疼,她含着筷子问:“所……所以你来H市是……”“为了你。”不等苏沐橙说完,喻文州就告诉了她答案。“可是,我记不起来呀……每天都会忘记曾经和你的相处呢,这样……这样你不会觉得累吗?”喻文州闻言,笑得满足:“怎么会呢,每天重新认识一回我的小姑娘,是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呢。而且,从你戴的项链和上午的行为中,可见沐橙并没有完全忘记我呢,我会等着你想起来的那天的。”苏沐橙低头,抚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没猜错的话,这条项链也是喻文州送给她的,种种表现来看,喻文州说的并无差错。



她抬起头看着专心致志给她剥着虾壳的喻文州,突然清了清嗓子,喻文州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苏沐橙。苏沐橙揉了揉鼻子,开口:“虽然,对我来说,今天是第一天认识你,但是,我可以请你做我的男朋友么?”喻文州呆楞,随后笑意染上他的眼角眉梢,他将一个剥好的虾仁放在苏沐橙面前的碟子里,郑重开口:“求之不得。”

















END.








文州生日不知道为什么我很HIGH啊,大概是因为过几天就是沐橙生日了吧哈哈哈!年糕,看了这文觉得如何啊,是不是很爽x
哦对我顺口问句,有人要看喻橙肉吗?太耻了我没好意思发,要有人想看我再发吧。

评论 ( 11 )
热度 ( 31 )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