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食堂出品红豆饼。

全职唯苏沐橙与南极食堂。

有缘再见。

美人鱼

娘哟,第一次用新版LOFTER发文方的我……再说一句,新版是要上天啊……
给年糕 @XFleetingTimeJ 的生贺,五千多字我写到凌晨三点多……够意思吧?喻队生贺字都没你多……明天除夕,我估摸着没什么空发文,所以索性现在发了,明早你一早就能看见,生日快乐。以后也要给我啃啊x

#ooc预警,我怎么那么雷……对不起安徒生对不起沐橙对不起小周简直谁都对不起啊……





















“……在冥冥中她吻着这位新嫁娘的前额,她对王子微笑。于是她就跟其他的空气中的孩子们一道,骑上玫瑰色的云块,升入天空里去了。”看完最后一个字,一只白皙小巧的手将书本合起来放在了桌子上。手的主人轻轻摩挲着封面上凸起来的小美人鱼像,撑着下巴望着窗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有人能看到她,一定会惊叹造物主的偏爱,这是个美丽精致到了极点的姑娘。暖栗色的长发顺滑的如同海水,披散在她的身后,白皙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瓷器滑腻,没有一丝瑕疵。她的眸子是褐色的,如同猫眼儿一样通透,干净,仿佛承载了世上所有的美好。再加上小小的琼鼻和粉嫩红润的唇,组成了一个瓷娃娃一般的可人儿。更让人惊叹的是,她的下半身不是双腿,而是一条大大的鱼尾,上面覆盖着细细密密的蓝色鳞片。

此刻这个美得让人心颤的小姑娘却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温和如春风的声音:“沐橙,你在吗?”屋里的小美人鱼听到这个声音开心的游去门口开了门,然后扑进了来者的怀抱。

“哥哥。”苏沐橙语气欢欣的叫着。苏沐秋用大手抚了抚妹妹的长发,开口:“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万一我没接住你怎么办?”苏沐橙不假思索地回答:“哥哥才不会接不住我呢。”苏沐秋闻言绽开笑,跟着苏沐橙一起进了房间。

当他看到放在水草编织成的桌子上的书时,挑了挑眉:“又在看那个故事?”苏沐橙点了点头,在房间中央转了个圈,鱼尾巴摇了摇,看向苏沐秋:“是呀,我一直很好奇那条小人鱼公主为什么会那么选择呢。”苏沐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小小年纪想那么多做什么,你好好的就是了。”苏沐橙点点头,问苏沐秋:“那哥哥今天有空陪我吗?”苏沐秋闻言面色欲言又止,苏沐橙懂事地问道:“哥哥又要出去巡视吗?”

见苏沐秋点头。苏沐橙也不恼,笑嘻嘻地挽了苏沐秋的手臂:“哥哥不用担心,我自己去玩就好了,哥哥去忙吧,不过,以后可要补偿我呀。”苏沐秋将她的头发整理好:“嗯,我会尽早回来陪你的。”

目送苏沐秋离开的身影,苏沐橙有些失落,苏沐秋作为人鱼族的王,每日总有许多事要忙,能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虽说她每次都在他面前让他不用担心,但是,总是会有些不开心呢。苏沐橙想着,摇了摇脑袋,换上一副笑脸,自言自语:“那么今天就去海面上玩儿吧!”

轻盈的晃了晃自己的尾巴,她小小的身影渐渐从深海消失,只留下大串的气泡。苏沐橙浮上了水面,此时正是黄昏,霞光把海面,土地,连绵的山川都披上一层橙色的纱,苏沐橙很喜欢这个时候,整个世界都静谧温柔了下来。除了欣赏夕阳,她还可以跑去岸边偷听渔夫们说话,他们的所见所闻让她觉得十分有趣。只是她却没有做这些事,而是朝着某一个方向游去。

到达目的地后,苏沐橙趴在一块露出海面的礁石上,看着不远处空无一人的白色沙滩,喃喃自语:“今天也没有来呀……”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苏沐橙陷入了回忆。

十年前,六岁的苏沐橙因为贪玩,偷偷地浮上了水面,以前听身边很多人都说过海上的世界与海底有多么多么不同,她听得好奇,可苏沐秋却总也不让她出来。所以这次趁着苏沐秋去较远的海域巡查,她偷偷地跑了上来。第一次浮上海面的她看什么都觉得新奇有趣,她像出了笼的小鸟一般接触着这个她未知的世界。

而事实证明,苏沐秋不让她做一些事,总是有理由的,波光粼粼的海面晃花了她的眼,不知不觉地,她游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小小的苏沐橙在原地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在哪。只不过这个地方虽然陌生,却也好看极了,大大小小的白色岩石,有的露出海面,有的深深地嵌在沙滩上,沙滩后是一片树林,树林后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塔尖儿。

可是这种发现新大陆的兴奋随着夕阳的沉没变成了不安。就在苏沐橙一筹莫展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你……是谁?”苏沐橙回头看去,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小的人影站在沙滩上,那是一个小男孩,圆圆的包子脸已经能看的出一些棱角,虽然还没有长开,但已经能看出祸国殃民的潜质。苏沐橙心里没有这些形容词,她只觉得那是她见过的除了哥哥以外最好看的人了,唔,虽然她的哥哥好像不算是人。

今天是周泽楷的生日,作为一国王子的他,有很多人送他礼物,他的父亲也为他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宴会,高高的蛋糕放在奢华的宴会厅正中间,所有人都忙着向国王介绍自己,却没有人真心的对今天过生日的王子说一句生日快乐。周泽楷觉得无趣,于是趁机跑了出来,一路到了这里。看着离他不远处浮在海面上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跟他差不多大,听到他的问话后,却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题,看起来若有所思的。他不禁又出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是谁?”

苏沐橙听到他的声音回了神,却反问道:“你又是谁?”周泽楷听到问话,有些惊讶,因为很少有不认识他的人,不过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周泽楷。”“周泽楷……泽楷……很好听的名字呢,那你为什么在这儿呀?”周泽楷听到苏沐橙的问题,有些失落地垂下头,不顾自己身上昂贵的衣袍,坐在了沙滩上。苏沐橙见状游得近了些,趴在一块石头上问他:“为什么呀?”周泽楷没有说话,沉默很久只低低回了一句:“今天,是我生日。”苏沐橙听了觉得奇怪:“生日?那你应该高兴啊,为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好呢?”周泽楷没有回答。

苏沐橙看他低着头的模样不解,从小到大,只要是她的生日,哪怕再忙苏沐秋也会抽时间陪她,送她许多有趣的礼物,所以她生日时都很开心,所以她并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在自己生日的时候不开心呢?难道?苏沐橙的眼珠转了转,笑容满面地对周泽楷开口:“你等等呀。”说着没等周泽楷开口便潜进了水里,周泽楷没有叫住他,眼睁睁的看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潜进了水里,过了很久,久到周泽楷以为苏沐橙溺水,准备下去救她的时候,水面上泛起了泡泡,接着苏沐橙从水底露出头来,她将手里拿着的几个颜色各异,触感光滑的小石头递给周泽楷:“生日就应该有礼物呀,你是不是因为这个不开心?那我送你礼物,你笑笑好不好呀?”周泽楷看着面前这个脸上还带着水珠的小女孩,接过她手里的石头,紧握在手机,他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扬起一个笑:“嗯!”

两个小家伙就这么一个坐在沙滩上,一个泡在水里,面对面的聊着天,虽然大部分是苏沐橙说,周泽楷听。期间周泽楷有问过苏沐橙:“你……不上岸?”苏沐橙的笑容僵了僵,她下意识地往水里沉了沉,不让周泽楷看看她的鱼尾,然后回答:“不用呀,我等会还要游回家呢。”

游回家?周泽楷有些奇怪,但他不是多话的人,见苏沐橙不愿意说话,也没有多管。苏沐橙见他不追问,松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下意识地不像被周泽楷看见自己的不同,那会被当成怪物的吧……苏沐橙默默的想着,看了一眼周泽楷,她一点都不想让周泽楷看她的眼神里带着憎恶与恐惧。

时间一点点溜过,夜晚,树林里隐隐有火光,其中还夹杂着此起彼伏高声呼喊着“王子”的声音。苏沐橙和周泽楷一起像树林看去,苏沐橙扬起一个笑:“好像有人来找你啦?那我就走了,再见。”周泽楷还来不及挽留,只能看着苏沐橙快速消失不见的身影。“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周泽楷想对苏沐橙说,却只记住了那个笑容。越发后悔刚才没有出声叫住她。他只能随着侍卫回去了。
这次苏沐橙偷跑的后果就是被苏沐秋罚了三天禁闭,苏沐橙没见过苏沐秋那么慌张的样子,所以她听话的不再乱跑。只是却隐瞒了和周泽楷的相遇。等到苏沐橙十五岁,可以自由的浮上海面,她曾经又去过很多次那个地方,只是,每一次都找不到周泽楷。苏沐橙不会知道,在她待在海底的时候,周泽楷每一个黄昏都会去那里找她,直到过去了七年,老国王的身体渐渐变差,他被开始作为继承人培养,没有时间再去为止。

回忆也是耗费时间的,等苏沐橙回忆完一切,夕阳已经沉入了海底,今天是他的生日,苏沐橙本以为他会来的。她晃晃鱼尾,有些失落地游走,却听到有回家的渔民在讨论今天是新任国王周泽楷继任的日子。苏沐橙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惊,又赶紧回头向那个地方游去,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去,只是隐约觉得,如果不去,她可能会错过什么。

她很快游了回去,躲在一块礁石后面,沙滩上出现了一个挺拔的人影,他身着华服,头上没有戴皇冠,神情看起来有些落寞,苏沐橙很想上前去抚平他蹙起的眉,却有声音从他身后响起,苏沐橙赶紧缩回了礁石后方。

周泽楷回头看叫自己的人,发现是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现任侍卫长江波涛。江波涛一身骑士打扮,腰间挂着一把剑。今天也是他正式出任侍卫长的一天,他走到周泽楷身边开口:“我说,我尊敬的国王陛下,您该回去了,宴会厅里还有一群宾客在等您呢。”周泽楷“嗯”了一声,往海面望了最后一眼,期待着有一个小姑娘能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可是他看见的依旧是平静无垠的海面,眼里闪过微不可查的失落,他回头向着王宫走去。

苏沐橙躲在礁石后没有出声,时隔多年,她依旧一眼认出了当年那个神情失落的小男孩,成熟的周泽楷更加迷人了,他最后回头望的那一眼没有逃过苏沐橙的眼睛。苏沐橙只觉得这次再见,让她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去周泽楷身边的念头,并且,越来越急切。
苏沐橙慢悠悠地向着海底深处,她的家游了去,一路上她想了很多很多。人鱼是没有眼泪的,苏沐橙很久以前就知道,可这时她想,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泪都化在了大海里吧。苏沐橙回了家,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三天后,巡视完领地的海王苏沐秋归来了,但他没有看见自己的妹妹来迎接自己,因此感到非常奇怪。有侍女对她讲了苏沐橙的近况,他急急忙忙地赶去,看到背对着他躺在海藻做成的床上的苏沐橙。苏沐秋坐在了窗边,顺了顺苏沐橙的头发。

“哥哥。”苏沐橙突然开口,声音有些低。

“嗯。”苏沐秋应道。

“小美人鱼变成泡沫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呢?”

“……”苏沐橙沉默了一会,开口:“不知道。”

苏沐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苏沐秋却突然开口:“沐橙,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愿意,就好了。我,不会阻拦你的。”

苏沐橙不言,两人之间寂静了很久,苏沐秋站起身,准备出门,却听到身后苏沐橙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传说在比海底王宫还要深许多的地方,那里常年见不到阳光,阴湿而可怕。而在那里,居住着一位巫师,他的法力高强,却喜怒不定。求他帮忙的人都要战战兢兢的,生怕他会因为不高兴就弄死他们。

穿过一片黑色珊瑚林,就是巫师所在的地方,这里有许多石洞,长满了苔藓,又湿又滑。苏沐橙往最大最深最黑,几乎可以当成一个屋子的一个石洞游去。她的心里除了平静就是平静,她想,她也许能体会小美人鱼的心情了。当苏沐橙立在那个石洞之中时,握紧了拳。

石洞中突然有了幽蓝色的光,苏沐橙看去,发现是一条灯笼鱼。那条灯笼鱼从她身后向着前方游去,最终停在了某个地方。那个地方似乎躺着一个什么活物,苏沐橙正要开口,那一团黑中突然飞出了一个玻璃瓶,一个低沉的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明早日出之前喝了,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成功了是他妻子,不成功就是泡沫。别来烦我睡觉,滚。”

苏沐橙握紧手里蓝色的药水:“你……不索要报酬?”那人嗤笑:“公主殿下,你当这是童话啊?你有什么值得我要的?”苏沐橙不言,头也不回地游了出去。在她出去以后,那团黑色物体慢慢的动了起来,一个不明形状的东西似乎是坐了起来,他动了动身体,痛呼出声,低声咒骂:“苏沐秋你个混蛋,想帮你妹妹为什么折腾老子。”从他身后的阴影里,苏沐秋缓缓的游了出来,他看着苏沐橙远去的方向,神色不明:“这是她的选择,我会全力帮她,这次来打搅你,算是欠你一个人情。”那团不明物体动了动:“第一次看见海王如此有人情味,难得难得。真要还人情,麻烦你把我这设成禁域吧,老子为了睡个觉,容易么我。”苏沐秋听了他的话,应声:“我知道了。”语罢游了出去,就在那团物体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的时候,一块大石头突然直直的砸到了他脸上,接着是苏沐秋淡淡的声音传来:“虽然你帮了我,但是你刚才那个滚,不应该对沐橙说。”那人被砸了个结结实实,听着渐远的水声,半晌才断断续续地开口:“苏沐秋……你个……死妹控!”




苏沐橙拿着药向海面游去,到了那个第一次遇见周泽楷的地方。坐在沙滩上,看着快要破开云层的阳光,她打开瓶塞,轻轻地咽下了蓝色药水,入口咸涩,带着苦,难喝极了。一阵剧烈的眩晕感朝她袭来,她摊在沙滩上,昏倒过去。

再睁眼时,苏沐橙发现自己睡在软软的床上,正好门外有人进来,她赶紧坐起身紧张地盯着门外。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苏沐橙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人有些眼熟,正是那天跟在周泽楷身后的江波涛。江波涛见她已经醒了,开口:“你醒了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去帮你叫医生?”

苏沐橙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嘶哑:“我没事……”江波涛见状给她倒了一杯水,苏沐橙润过嗓子后看向江波涛,江波涛好像知道她要问什么,笑眯眯的回答:“国王陛下去正在处理朝政,稍后就来。是他抱你回来的。”苏沐橙点点头,江波涛见她不说话,心里的好奇心依旧抑制不住:“这位小姐,你跟陛下,是旧识?”苏沐橙看他,江波涛爽朗的笑了笑:“我从来没有见过陛下那么着急的样子,他是确定了你没事才去休息的,不过这么漂亮的小姐,要说陛下一见钟情,也不是不可能呢。”苏沐橙闻言,脸红了红,有些窘迫的低下头。就在这时,门被推开,周泽楷走了进来,看到苏沐橙坐了起来,三两步走到床边按下她,不容置疑的开口:“好好休息!”说着他还不满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江波涛,无辜的江波涛摊了摊手,退了出去。

周泽楷将视线转轨苏沐橙脸上,却突然有些词穷,他该跟苏沐橙说什么呢?“你怎么晕在沙滩上?”听起来似乎很失礼。“我一直在找你?”感觉很奇怪,周泽楷纠结的眉毛都拧在一起,最后他放弃思考这个问题,抿了抿唇:“还好吗?”苏沐橙有些想笑,看他刚才那样,还以为他要问什么呢,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苏沐橙想对周泽楷解释自己的消失,却被周泽楷阻止了:“一起的……好了再说。”苏沐橙楞:“你不怕?我身份不明,可能是个骗子。”听到这句话,周泽楷突然笑了,他笑起来时,眼里好像落了璀璨的星星:“我知道是你。”

“看到你,就知道了。”

“我找了那么久的。”

“一眼就能认出来。”

“所以……”周泽楷握住苏沐橙的手:“告诉我,你叫什么?”

 苏沐橙被他的几句话弄得有些鼻酸,她一直记着周泽楷,周泽楷又何尝不是一直想着她,她回答他,声音里带了哽咽:“苏沐橙,我叫苏沐橙。”周泽楷见她红了眼圈,有些手足无措,最后将她直接搂进了自己怀里:“苏沐橙……沐橙……好听。”

苏沐橙又想起曾经跟他第一次见面时她说他的名字好听的情景,周泽楷却在这时放开了她,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喜欢你,嫁给我?”

苏沐橙看他郑重中带着紧张的神色,点了点头,眉眼带笑。

我那么喜欢你,又怎么会不愿意?

小剧场:

苏沐橙:为什么作者这么傻逼?

周泽楷:就是。

苏沐秋:呵呵。

某不明物体:因为作者说她不想写虐,凑合看吧,呵呵。

以上可以表达我的心情……好好的童话被我改成了这副鬼样子……一个七百二十度托马斯全旋跪地求饶。就这样吧……我回去补补血……

评论 ( 5 )
热度 ( 40 )
  1. XFleetingTimeJ冷川默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死了!有辣么爱你【比划】!给你啃给你啃给你啃!下次要早点睡觉!心意到了就好啦!身体最重要!

© 冷川默 | Powered by LOFTER